主办单位:辽宁省新闻工作者协会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辽宁新闻界 >> 记者摇篮 >> 2010年9期 >> 正文
辽宁新闻界 作者:高江宁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0-25 14:31:45

□高江宁

  所谓新闻报道的“二次伤害”,笔者认为,主要是指引发新闻事件的客观事件已经给当事人或公众造成了物质或精神的第一次伤害,而通过新闻的报道又引起或造成当事人或公众物质或精神的再一次伤害。而无意中造成的“二次伤害”的后果可能比第一次伤害更为严重。

  社会在进步,公民素质在提高,维权意识在增强。公民更加看重自己应享有的权利,企业法人及其他组织也更加重视自己的信誉。然而,作为影响公众的新闻报道,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新闻报道的“二次伤害”。

  新闻报道的“二次伤害”已引起了新闻工作者的广泛关注,探讨和研究的文章很多。本文从笔者在新闻实践中亲历的新闻报道二次伤害事件出发,归纳和总结出以下四种极易引起并被新闻工作者忽视的“二次伤害”的主要现象,试着探究可以避免的方法,供同行参考。

  一、正面报道也会发生新闻报道的“二次伤害”

  某晚报曾报道过一篇新闻《抓贼抓住亲儿子》,该报道主要内容是:大连市城乡结合部的一村镇,一对老年村民夫妇20多岁的儿子深夜蒙面潜入村中一女居民家欲行盗窃,但被出租房中的男房客发现。为脱身,嫌犯操起院中的木棒打向房客,然后脱身而逃。男房客边追边喊,被惊动的村民纷纷持铁棍棒追赶,其中有嫌犯的老父亲。追上嫌犯后团团将他围住,当他的蒙面毛巾被揪开后,发现他就是本村村民,大家碍于面子各自散去。嫌犯随父亲回到家中,经过思想斗争,老父亲电话报警,嫌犯投案自首。此案由于在盗窃过程中使用了暴力,由盗窃转化为抢劫犯罪,经过法院审判,以抢劫罪重判。记者在采访时通过阅卷发现了其中的“新闻眼”,选择了老父亲伙同村民抓贼抓住亲儿子的奇特故事,报道了老人大义灭亲的精神,使一次普通的案件报道成为弘扬正气的正面报道。报道使用真名真地,社会反响极好。然而,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本来,此案从案发到审判结束,历时半年之久,被报道的一家相安无事。然而,此报道一出,老伴儿埋怨老头报警,导致儿子被法院以抢劫罪判处重刑。如今报道赞扬老人大义灭亲,儿子在监狱中遭罪,老太太坚决要与老头离婚,家中从此大乱,再无宁日。老头心情郁闷在家无法过正常日子,为此多次到报社交涉此事,觉得这篇报道导致家庭不和,索要赔偿。此事最终不了了之。一篇报道引起如此严重家庭纠纷,这是记者始料不及的,让人遗憾。此稿如果在写作时从家庭个人隐私权角度出发,不具体写明哪村哪户,只写明老人的姓,不写真名,会避免发生二次伤害。

  二、科技常识缺乏仅凭推想造成的“二次伤害”

  大连铁路公安处一民警向某晚报及本省一家有影响力的报纸发了同样一篇稿件:一位遇事想不开的住店旅客服用了一瓶安眠药片,且经过一定时间后,被铁路警察送到医院。医生觉得吃了这么多安眠药物未使大脑受到严重损害,很罕见,随便说了几句。作者根据医生的未经科学实验的随意“说法”,在报道中断定该当事人吃的是假药,并且报道了药厂是河南某市的某药厂的名字。报道一出,正在某城市开订货会的该药厂名声受损。药厂拿出了国家级卫生部门的正式药检等类证明,证明此药是一种采用新科技的新药品,较传统安眠药物,毒副作用均小得多,因此才会发生服用一瓶身体受损较小的情况。结局是作者败诉,被法院判处数十万元的高额赔偿,还发了更正及道歉声明。

  在这篇报道中,应该说作者缺乏新闻报道经验,对新药品的新科技成果根本不了解,将一件很严谨的事仅凭想象变成“新闻真实”。编辑在处理稿件时对此报道的关键点也没多问一个为什么,本来,断定一个药品是假药需权威部门的证据及说法,由于这关没有把住,导致一场极大的二次伤害发生。由于发生在企业,导致的社会影响及经济上的负面影响都远远与个人名誉受损案无法相比。

  三、报道对象被对手利用造成的“二次伤害”

  某晚报曾实名报道一家办理出国留学中介的公司败诉案例。该公司有国家部门颁发的相关资质,在大连市是一家具有一定规模的公司,办成的出国留学也很多,有一定的影响力。但该公司在办理某人去某国留学时,因为收取一笔辽宁省出国留学收费标准外的费用被告上法庭,且被法院判决败诉。由于出国留学市场很热,各家同类公司竞争激烈,立即有一家办理出国留学中介的公司将该报道复印了若干份,派人张贴在败诉公司的门口,这还不算,出于竞争对手挤占对方市场的目的,这家公司派出专人在败诉公司的门口,遇到有人前来咨询或者办理出国留学事宜,立即塞上一张刊登该报道的报纸。这则报道导致败诉公司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业务量下降,该报道对该公司的二次伤害使其在一段时间内经济损失惨重。

  该报道虽然没有失实,且有一定新闻价值。但如果在报道时使用“某公司”,既可以达到报道目的,也可以避免二次伤害。

  四、使用化名仍可能造成“二次伤害”

  一家晚报曾报道一个骗子冒充警察对多个女士骗钱骗色的案例。报道中,由于涉及到个人隐私,文中数名受骗者都使用了化名,但罪犯使用了真名。报道后,一女士交涉,她在开发区一家外贸公司工作,该罪犯与她谈恋爱时,曾多次驾车到其单位去接她,同事都知道该“警察”的真实姓名。新闻报道了该罪犯与该女士同居的情节,虽然使用了化名,但她的同事由于知道罪犯的真实姓名,也就知道了该女士曾有与罪犯有过同居关系的事实。同事们议论纷纷,众所指责,该女士在本单位难以再待下去了,决定辞去这份收入甚丰的职务。这起纠纷最后以诉前调解了结。

  在本报道中,如果对罪犯只写姓不写名字,应该可以避免二次伤害的发生。

  除以上列举的数种现象外,其他常见而易发的“二次伤害”现象还有诸如涉及未成年人的新闻报道、灾难性新闻报道、突发性新闻报道、图片新闻报道、网络新闻报道等。

  众多新闻报道的二次伤害案给各媒体带来不少的麻烦甚至损失。追求新闻真实虽然是新闻的生命,但社会效益和公众利益也是新闻报道必须尊重的重要方面。要避免新闻报道引起二次伤害的发生,无论是记者还是编辑,在采访、写作、编稿时,要有此稿是否可能造成二次伤害的预备心理,对报道的事件是否熟悉、是否有权威人士的说法及真实证据、是否触犯他人隐私、是否全名报道、是否实名报道等,都应有所考虑。防患于未然,是避免造成新闻报道二次伤害的重要手段。

  (作者单位:大连晚报)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期数:
    标题:
    内容:
    作者:
    关键字:
    传媒动态 | 信息公告 | 记者摇篮 | 媒体精英 | 传媒研究 | 佳作赏析 | 历届获奖 | 法规与维权 | 协会介绍 | 联系我们
    辽宁新闻界版权所有,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联系电话:024-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