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辽宁省新闻工作者协会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辽宁新闻界 >> 记者摇篮 >> 2010年5期 >> 正文
辽宁新闻界 作者:薛百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23 15:08:06

□薛百成

 

    黄学有同志的《上山采珍集》是一本有趣味的书。在这本由三部分内容组成的书中,隽永的意味构成了贯穿始终的主题。从人生感悟篇和从政思考篇的“三字经”到作者精选并分门别类的名句箴言篇,于从容的散漫间,透着一种精致,一种澹定。黄学有同志是新闻圈里的重量级人物,他写了这样一本大体上属于人生感悟类的随笔集,但是在字里行间,在那些澹定与从容之间,与新闻相关的诸多要素依然令我们一览无余。而在其第二部分“从政思考篇”中,举凡为官、选人、用人、勤政以及廉政各选题,无不是在简易而朴素的人生道理的烘托下,使政治以及党性这样的宏观叙事具有了温情而人性的外观,令人由衷地信服。

    新闻依靠叙事复原真相,营造其感染力。单纯地看,那一个个故事都有着真实的外观,易于令人身临其境,令人对这个故事的发生及细节毫不怀疑。但是,接下来的问题在于,故事是不是真的存在,有可能成为隔在我们与叙事之间的一道鸿沟?因为我们看见的不是故事,而只是一些文字与图片。所谓真实地再现了,那意思不过是好像真实地就如同再现一般地复原了那件事。而在传媒学的意义上,所谓叙事不过是读者的一系列想法的集合体,因为发生过的事实已经不复存在,读者只能依照不同的角度在叙事的基础上对自己的想法进行组合,得出个人化的印象或结论。其平均值构成公共见解或共识。叙事的技巧就在于努力使读者相信,叙事者与真相有着最直接的关联,通过这关联,读者确立了自己的真相。这样就有了叙事性真实这样一个概念。读者认为自己通过阅读,正好处于最接近真实的位置,因而正好抓住了真实。

    所以,广义的叙事才成为一种艰涩的理论,我们要在一个适宜的角度,以适宜的方式,展开我们由表及里的表达。这是我们作为文字工作者所必须具备的涵养。在阅读黄学有同志的作品《上山采珍集》的时候,我们感受到了这样一种火候的把握。比如,黄学有同志在这本书的第102页讲干部的领导能力问题,落在实处的却只是三个点:勤于学习,好好读书;乐于思考,多动脑子;善于决策,出主意。在第92页,他讲廉政,只言慎微、慎独、慎欲三义。言简意赅,而大道理自然地在细碎的述说中确立起来了。这正应了作家高尔基说过的那句话:“一切出色的东西都是朴素的,它们之令人倾倒,正是由于自己的富于智慧的朴素。”

    作家海明威的小说以简洁见长,一种说法是他的小说有新闻记者惜言之古风,而惜言,原于拍发电报的不便,必要以最简洁的语句完成一次完整的报道。这一说法虽不过是文坛掌故,但在一定意义上,自有其道理。读过这本《上山采珍集》,我们在领略了黄学有同志所采撷的人生珍宝之后,止不住联想到,这个作者有可能也像海明威那样,有过拍发电报报道新闻的经历,尽管我们并不真的知道其确切的底细。

    黄学有同志在他的这本《上山采珍集》中,还以大量的篇幅,于人生感悟这般轻盈的视角下,表述了一名党的干部,一名共产党员,对党的事业,对党性原则以及对人民的责任感与使命感。在该书的自序中,他这样写道:“我以为,人生之价值并不取决于你是否当官,当多大的官,而取决于你是否有真才实学和对社会的实际贡献有多大。”

    在我们这里,经常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一些从业者固执地坚守着很不正常的新闻从业观,对坚持党性原则的合理有序的工作流程把握不当,而只单纯地以使命担承者自居。麻烦的事在于,我们有什么资格自承使命呢?担承道义以及使命是需要原则的,并且需要能力以及技巧。黄学有同志以一名多年从事党的干部工作的老新闻工作者的身份,凭自己的阅历,语重心长地用平实的语言,把这些很大的很庄重的道理表述得情真意切,言简意赅,于我们是一种深刻的启迪,令人心悦诚服。

    为统治阶级服务这样的话,如今听起来让人感觉有点老套,但实际的情形却并不依我们的感觉而改变。我们为党和人民工作,他们为资本家或者垄断资本工作,这依然是现代社会的现实状况。在现代社会,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消费者,不存在阶级或者阶层的划分,这样的说法,是极其不确切的。消费者当然是分层次的。如果认为现代社会的发展与变局,与曾经如火如荼的世界范围的无产阶级革命并无干系,而是可以跳过那个阶段,顺理成章地出现的,那未免过于忘恩负义了。烈士的鲜血所成就者,岂止是说出来这般轻松与简单!在现代社会生活中,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理性的转变,即注重以经济分析为出发点的对社会结构的判断,转变成了以文化群落分析为出发点的对社会文化结构的判断,阶级的印迹越来越模糊,人们倾向于认为现代社会的构成仅仅与通过消费所产生的世俗的文化现象产生比较重要的关联。而实际上,略加思索,我们就会发现问题,就算我们说到的商品不是正在国际间出现贸易摩擦的围巾或袜子,而只是书籍、DVD或广告产品这样的纯文化的东西,其背景依然是“人类劳动的产品”,这些劳动是在特殊的工作和市场条件中展开的,这些特殊的条件已经注定了这些商品的形式、方向以及总体的差异。把人们的注意力从消费和阶级利益的可能联系转移到单纯商品和自我表达的关系问题,未免过于轻率。说到底,正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国作家海因里希·伯尔说的那样,须知:没有工人运动,没有社会主义者,没有他们的思想家,他的名字叫卡尔·马克思,当今六分之五的人口依然还生活在半奴隶制的阴郁的状态之中;没有斗争,没有起义,没有罢工,这需要发动,需要引导,资本家是连半步也不让的。女售货员没有马克思,至今还得为其八小时工作制,为其自由的下午,也许也为其自由的礼拜天,为其在工作时间偶尔坐坐的权利而斗争。

    政策与党性原则,这是报纸的灵魂。我们必要明白,新闻是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存在脱离了现实要求的完全独立而纯粹客观的新闻,所以在处理具体新闻时,应该力避那种可有可无、无关痛痒的情绪化的东西,而以事实说话,以理服人。对应该不应该的纠缠,要建立在党性原则的基础上,有根据地展开,而不是平常意义上的辩论,讲歪理。最基本的要求是,我们应该对中国社会的现实有一个大略清醒的认识,对党和政府的运作方式有一个清晰的理解。说起来,这是新闻从业者所应该具备的道德。首先,我们是党的新闻工作者,我们是在为党的事业做着自己的努力,其次,党的事业就是人民的事业,我们是在为人民大众的利益做着自己的努力。这是并行不悖的有机的两个点,二者缺一不可。没有党的领导,人民的利益就会受到损害,无法得到保障,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黄学有同志在《为官三要》一文的结尾,于重申“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之后,动情地引用了孟子的话:“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并感慨地说:“一个人如此,一个团体,一个政党,又何尝不是如此?”读其言,于情于理,莫不令人动容而深思。

    黄学有同志在他的的这本书中,还用了颇大的篇幅列举了大量的名句箴言,精选并分门别类之,举凡处事、修养、善恶、家庭、财富等内容,无所不包。看得出,黄学有同志是一个执着的读书人。

    就我们这个行业而言,保持谦虚有充分的理由。一般而言,记者或者编辑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职业,因此我们必须谦虚。职业总是要依托于某一行业的专业知识,比如医生依托医学,律师依托法律。但是新闻从业者没有固定的学术根底,是杂家,新闻学是建立在运用技巧整理政治、经济、文化、医疗、哲学、钢铁、煤炭、社会、食品卫生之类学问的基础上的。我们对什么知识都得明白一点,又不可能对什么知识都明白。我们当中个别人通过长期积累,能够在某一方面成了专家,那是非常理想的状态。就是说,我们是杂家,然后日积月累,一些杂家成了某一方面的行家或专家。而达到这样一个状态的前提,就是我们应该多读书,读好书,日积月累,不断丰富自己。

    黄学有同志已经是这样的行家与专家,同时他用这些名句箴言暗示我们,在日后的新闻工作中,我们有必要也向这样的方向努力,也成为这样的杂家、行家以及专家。

    最后,关于本书的微言大义,黄学有同志这样解释,上山采珍,是对人生观的修炼,虽非易事,但情趣无穷,只要坚持不渝,功夫是不会辜负苦心人的,但愿在此能与读者共勉同“游”,不知以为然否?

    可不假思索,而曰然。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期数:
    标题:
    内容:
    作者:
    关键字:
    传媒动态 | 信息公告 | 记者摇篮 | 媒体精英 | 传媒研究 | 佳作赏析 | 历届获奖 | 法规与维权 | 协会介绍 | 联系我们
    辽宁新闻界版权所有,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联系电话:024-12345678